质量,要说懂你不容易 发布时间: 2019-12-16 11:33
质量,要说懂你不容易
ISO9000认证价格和周期 ISO9001认证费用和时间 ISO9000认证多少钱 ISO9000认证多长时间
你是否还在“质量迷宫”中迷失方向,这篇文章希望能为你指引方向。
ISO9000 ISO9000认证 ISO9001 ISO9001认证 ISO9001:2015 质量认证 ISO9000质量管理体系 ISO9001质量管理体系
显然,传统的质量控制仅仅是企业管理的一项职能或控制手段,是一种“只低头拉车、不抬头看路”式的实用工具,其目的就是为了“在一线抓小偷”、解决“质量问题”使生产顺畅而已。
因此,其地位绝对高不过生产、技术和工程部门。这时的质量经理,也不过相当于一名“资深的”质量工程师罢了。
你若问他:员工们生产的产品是什么,他一定会对答如流、如数家珍;但你要问他:管理者们的生产产品是什么,他除了大眼瞪小眼之外,还要奉上一句“有病”的傻笑……
不用再往下演绎了。的确,传统的“质量智慧”一定会导致人们在现实世界中的“困惑”的。
因为它告诉他们的是如何分析数据、使用数据,而不管数据是否真实、有效;它教会他们出现火灾勇敢地扑救的方法,而无需理会什么地方着火、是否一再着火;甚至,它还让他们敢于用身躯封堵决口之堤,即使“阵亡”也在所不惜,而全然不顾上游源头和植被的保护……
这些“质量人”简直已经到了“不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”地步了。
这时,老板说我办企业的目的就是为了“钱”,“质量”也就成了“为赚钱消除麻烦”的工具,比如,罚工人的款、罚供应商的款等。但它毕竟没有销售、财务和生产离“钱”的距离那样近,于是,就自然地排在成本和进度之后沦为“臭老三”了。
其实不难发现,一旦把“组织的目的”定义为“赚钱”,就会在如何“卖产品”上绞尽脑汁,也一定会遵循数学和物理学的基本原理去经营管理。
比如,产品分等级、可接受的质量水平、让不接收、修修补补等,于是,“质量管理”变成了“数量思维”,质量工作也就必然成为一种“数量工作”;最后的结局,质量人都要成为“数学大师”。
所以,必须明白的是:我们谈了这么多年的“质量”,回过头来,却发现自己还不懂“质量”;或者说,质量的最大问题不在于人们不了解它,而在于人们自以为了解它。因为我们原来是在传统的质量智慧迷宫里“打转转”呢!
哲学家柏拉图曾在其《理想国》中讲述过这样一个故事:有一群奴隶关在一个洞穴里,套着枷锁,面壁而坐;他们每天要做的事情,就是找出面前光影变化的规律。
于是,他们倾其所能、不分昼夜地盯着那些变幻不定的光和影——他们差不多已经认为自己的使命就是如此,他们必然地成为整个是事情的一部分了,最终,一套控制光影变异的物理参数和数学模型建立起来了。
突然有一天,有一个人回头看身后,发现了火光;它开始在火光和那些光影之间建立起联系。
于是,他站起来,发现火光之后还有许多火光;他循着火光走,不久,走出了洞穴…洞外是春日绚烂、满山花开。
他惊呆了!他急忙跑回去,对自己的那些同伴们说:我们这么多年原来一直活在一个虚幻的世界里,再精妙的数学和物理的方法也无助于我们的生活,因为外面的世界才是阳光灿烂的真实世界啊!
故事的结局呢?大家把他当作“疯子”、“叛逆”,赶他走了。
“质量迷宫”不正是这样编就的吗?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。
我们不仅能够从哥白尼和伽利略身上看到历史悲壮的一幕,能够从戴明和克劳士比的经历展现出悲剧的色彩,也能够从现代寓言“奶酪”的故事中体会到历史喜剧的一面:冲出传统智慧的束缚,要预知变化、应对变化、勇于变化……
质量迷宫有“四堵墙”、“天花板”和“地板”。
北墙上标着“质量定义”,上面写着:质量出自于一些收集起来的程序,诸如,全面质量管理;ISO;波多里奇奖准则;Mil-Q-9895等
南墙上标着“系统”;
东墙上标着“执行标准”,上面写着:事情不会永远是对的,所以我们需要有个可变的标准,如,AQL或6σ;
西墙上标着“衡量”,上面写着:衡量质量的方法是指数或水平比较、奇闻轶事;
天花板上标着“客户”,上面写着:他们从来不知道客户到底需要什么;
地板上标着“资料”,上面散乱地堆放着诸如计划、系统、文章和书籍等,但结果发现:没有什么事情因此而得到改变。